logo

新闻是有分量的

网红拼的不光是颜值和才华也得“内容为王”

2019-05-20 21:36栏目:赚钱教程

网红拼的不光是颜值和才华也得“内容为王”

  网红如果想打造持久不衰的影响力,即便是愿意一辈子打游戏不离不弃,一辈子穿衣服引领时尚潮流,一辈子插科打诨搞笑逗趣,就会有粉丝买账吗?

  所谓成也粉丝,败也粉丝。对于网红来说,他们到底靠什么拴住了粉丝的心?网红如果想打造持久不衰的影响力,即便是愿意一辈子打游戏不离不弃,一辈子穿衣服引领时尚潮流,一辈子插科打诨搞笑逗趣,就会有粉丝买账吗?

  在小包子的办公室,从座椅到耳机,再到键盘和鼠标,甚至是鼠标垫,凡是可能出现在镜头里的东西,都由厂家提供,无不例外带着厂家Logo。小包子说:“直播时,粉丝可以看到厂家商标,这也算得上广告收入了吧?”

  玩穿越火线的很多都知道这位“包兄”,他是爱拍原创视频的顶级红人。每天小包子一登录QQ,电脑右下角的提示就不停地一条接一条蹦出来,都是粉丝发来的挑战书。小包子在爱拍平台上的粉丝有65.1万,腾讯游戏人生社区40万,粉丝总数超过百万。

  现在小包子的身份有五个。通过游戏视频制作人、游戏主播、游戏推广人、产品代言人这四个身份,小包子月收入“随随便便就是两三万”,然而这只是小包子粉丝变现的一小部分。开淘宝店才是小包子收入的主要来源,淘宝店主是小包子的第五个身份,每年可以给小包子带来近70万元的收入。

  小包子有三家淘宝店,主要销售游戏外设、零食和服装,其流量转化率可达3%到4%,这意味着100个进店浏览的人里,有三到四个人下单,很多大型淘宝店都无法达到这个数字。网红的顾客基本是粉丝,逛店的目的性明确,就是要买“包兄”的东西。小包子的这三家淘宝店,每年销售额有500万元,日发货量可达百件。

  打赏、广告和开淘宝店,基本涵盖了网红粉丝变现的三种方式。比如,Papi酱变现的方式简单粗暴,就是依靠微信的“打赏”功能。除此之外,当网红的粉丝积攒到一定数量之后,广告变现也成为一种方式。

  “分成是七三开,所赚利润公司占七成,网红个人只占三成。”曹先生是小包子的父亲,也是他的经纪人。曹先生说,有一些代运营公司希望全盘接手小包子的网店,客服、货源、物流等全权由他们运作。

  在曹先生看来,这并非长久之计,“等到以后不能玩游戏了呢?这毕竟是太耗精力的事。”按照小包子的长期规划,要创立自己的品牌,设计自己的漫画形象,进行商标注册。

  然而,网红的店铺也有短板,缺乏供应链支持、团队管理不规范、粉丝经济过于单一。韩都衣舍电子商务集团战略合作部总监李城介绍,即便是王思聪女友雪梨的淘宝店“钱夫人”,同样面临供应链的问题,“货源质量的保证和数量的供应都是问题。”通常情况下,淘宝店很难达到大工厂的接单要求,而小工厂生产的服装质量以及产能,又无法满足网红店的要求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是小包子还是雪梨,其销售都是建立在个人品牌价值上。深圳市妍希美日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纪存曦说,网红经济本质是注意力经济,必须持续砸钱推广,抢夺粉丝注意力,才能维持生命力。“光砸钱也不够,一个生命周期长的网红,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价值、有作品,就像明星不断出演电影、电视剧一样。”

  对于网红的生命周期,纪存曦说还是要看“人”,“是网红的个人魅力在吸引粉丝。”纪存曦在最初选择网红进行培养时,就选那些有能力、有内涵、精神层面价值更高的人。“比如可以教做饭的厨师,即便是做到70多岁,也能一直红下去,厨师的技能随着年龄的增长越臻完美。其他的,恍如昙花一现。”许多网红也面临着转型。

  “这就跟网红本人息息相关了,要看有没有学习能力,在原来的定位上进行升华,转型好了就能红得长久。”

  2016年堪称中国的视频直播社交元年,各路人马的加入以及资本的注入,让网红经济的未来看起来更加不可预知。

  中国网红经济市场规模被估到过千亿元,而号称将广告位拍卖了2200万元的Papi酱,也成了众多网红的榜样,其产生的引导作用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那么,网红经济能不能像《太阳的后裔》一样,让一国的经济、文化受益?从早期《来自星星的你》到近期播出的《太阳的后裔》,每一部似乎都在掀起韩国文化的新一轮高潮。就连韩国总统朴槿惠近日也大赞《太阳的后裔》,她说优质的文化内容不仅能创造经济、文化效益,还能激活旅游市场。

  深创投山东区投资总监李帅帅认为,资本市场的吹捧只能说明网红具有短期变现能力,并不代表对其价值的认同,资本可能出于对新经济的尝试进行投资,因为资本市场只有不断地制造出新的热点,才能实现快速增值。“网红和明星不同,像Papi酱,更多的是表现形式新鲜搞笑有趣,给人们带来感官上的冲击,而郭德纲、张国荣,带给粉丝的除了艺术上的认同外,还有价值观和精神层面的感染,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可以经久不衰。”这些都是网红与粉丝之间所不具备的,可以说,网红的粉丝大多是“伪”粉丝,他们很容易被其他的新鲜事物所吸引,见异思迁。

  李帅帅认为,随着人们审美疲劳的出现,没有与粉丝在价值观和精神层面上产生认同感的网红,生命力不会超过三年,不具备长期投资价值。反而一些“造红”企业,如果能不断地推出新的网红,那么这样的企业是具有投资价值的。

  另外,网红也只能在包含法律法规、公序良俗在内的社会规范框架下红起来。近日Papi酱因为在其主持的视频作品中多次爆粗口而“摊上事儿了”。4月18日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各大视频网站对Papi酱的相关节目进行下线整改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省文联副主席姚晓英说,网红跟所有人一样,其言行必须受到法律约束,不能触犯法律法规。网红社会影响力大,因此,网红与社会的关系不只是个人语言风格的关系。网络空间也是真实的空间,网民的自我淘汰和有序管理要找到最好的契合点,让网络工具成为良性工具。

  网红火爆,或多或少得益于当下各国经济低迷而催生的“口红效应”。在实体经济不振的大环境下,非实体经济的文化等产业反而得到了蓬勃发展的机会。麦肯锡的研究报告称,时装和奢侈品行业的业绩表现持续优于市场,甚至超过了高科技和通信等高增长行业。对于消费者而言,不买房不买车,对网红的关注正好似购买一支口红,廉价却能起到安抚、提振的作用。

  具体而言,尽管各色网红均被贴上了个性、创意和幽默等共性的标签,但“内容为王”这一定律却在更大程度上主宰着靠网络栖身的网红。网红通常都有很高的关注度,将关注度变成真金白银,这才是网红的终极目标。网红的运作模式简而言之是依托庞大的粉丝群定向营销。嘉拉法拉格尼也创立了自己的鞋子品牌,不少网红还通过广告代言、与电商合作等方式实现盈利。要把关注度转化为生产力,不仅要具备投资理念和经济头脑,更要懂得如何在网络时代刺激需求。很多人会发现,本来没有购买需求,但是看到网红推荐的产品便“种草”了,从营销学来说,这是创造了新需求。

  事实上,网红产品也不是无端而出的。网红得经营粉丝群,对其品味和需求保持敏锐的嗅觉,以便于及时推出相应产品。可以说,网红就是最好的销售,在生产商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了直达通道。有些网红做大了,自己也成了生产商和供货商。因此,网红的本质并不新鲜,而是网络这一平台赋予了其个性化产品和个性化消费等特点,慢慢地影响了人们的消费理念。

  对于网红而言,要走得长久,离不了持续推出的大众喜闻乐见的内容,而且还要有能力将内容发布渠道升级,进而引领消费习惯。显然,网红经济远非一般意义的颜值和才华那么简单。据人民日报

  股指期货书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