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新闻是有分量的

网络写手群像揭秘每天要写三千字月入保底七百

2019-06-03 15:55栏目:网赚学习
TAG: 英语兼职

网络写手群像揭秘每天要写三千字月入保底七百元

  厦门日报讯(文/本报记者林路然实习生施璐璐图/受访者提供)或是日更数千字,即使遇上家中变故、身体不适,也不得不顶住压力埋头苦写,或是位列网络作家榜上,粉丝数量蹭蹭上涨,年收入以千万计算——在许多人印象里,这是网络写手的双面人生。

  最近厦门网络女作家藤萍以一年2500万元的版税引发话题,在网文江湖中厮杀的写手圈也再度引发关注。

  昨日是世界读书日,本报记者走近几位厦门本土网络写手,请他们现身说法,或许他们的生存状态和您想象的大不相同。

  颜灼灼2012年开始在磨铁中文网写作,是该网站最早的一批签约作家。如今,她已发表了《琼珠碎》《深宫谍影》等作品,其中《心谜情深处》获得过百万的点击量,为她积攒了不少人气。但如今,颜灼灼提起更新《心谜情深处》的时日,却不住摇头,用“抓狂”来形容。

  颜灼灼回忆,2013年这部小说连载开始时,她手里已有五六万字的存稿。但签约网站要求日更3000字,这些存稿只是杯水车薪,不到20天就“告急”了。尤其是小说吸引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,订阅量不断上涨后,为了不辜负期待,她变为日更6000字。“我有自己的本职工作,只好利用业余时间写,有时写到凌晨1点,清早四五点再爬起来写。”颜灼灼说,连出差在路上,她也拿出电脑,在火车、飞机、大巴上写。许多朋友笑说,电脑成了她的标配。看着她近乎疯狂的状态,父母很心疼,一度反对她继续在网上写作。拼命写了3个多月,颜灼灼最终完成26万字连载。

  起早贪黑的写作模式换来了一部颇为成功的代表作,却也让颜灼灼的身体透支。现在,颜灼灼结束了在网上日更的紧张生活,而是与出版社编辑直接对接,按照自己的步调写稿。“每个月写4万字左右,不着急。”

  和颜灼灼一样,经历过战斗般的日更岁月后毅然放弃的还有八月槎(读作茶)。他说,之前也曾尝试兼顾工作和日更3000字的网络写作,但出产的作品质量实在很难让自己满意,最终停掉了已经开始的连载。

  在网络平台上,网络写手几乎毫无屏障地直接面对读者。在“涨粉”与“掉粉”间,两方的关系一直在寻求微妙的平衡。

  在网文圈摸爬滚打多年,八月槎总结出经验:凡是主角被虐得很惨,就一定会“掉粉”,而要是主角诸事顺利,就比较能“涨粉”。他的一位朋友就曾因为把女主角的爱情写得太悲情,而收到“粉丝”寄来的屎状巧克力。颜灼灼坦诚,当时能日更6000字就是为了照顾“粉丝”情绪,不让他们着急催更。在每篇网文作品的简介里,她都会特意强调结局很好,省得“粉丝”担心。而蔡要要也是在“粉丝”的鼓励下,专注于美食爱情故事,“他们说,我写食物时感情更真挚,甚至让我多写食物,少写谈恋爱。”

  如今颜灼灼有个600多人的QQ粉丝群,全都是女性。“她们喜欢报上姓名、年龄和性格,在我的作品里加上自己想要的角色。”颜灼灼说,她会满足“粉丝”的要求,让这些角色在作品中“打个酱油”。八月槎和蔡要要也遇过这样的要求,“粉丝”甚至打赏希望以貌美如花或是高大威猛的形象在作品中出现。

  颜灼灼认为,一些看似小众的题材有时能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,譬如,有写手专攻离婚女人励志成长故事,曾创造月收入破10万的纪录。

  藤萍年收2500万版税刺激许多人的神经,那么一般网络写手收入多少?颜灼灼透露,与网站签约的写手一个月的保底收入可能只有700元,顺达国际期货签约条件包括日更3000字,不能断更等,否则就会被扣钱。而大部分的网络写手在还未积攒人脉和资源前,月收入只能在千百元徘徊。

  尽管所有人都认为,网文成功的标准依然是内容为王,但每个人对成功的概率有不同的判断。谢青皮持较为悲观的态度,他认为网络写手的大神阵容在2010年前已经固定下来,如今打开网站分类名目,排在前几位的始终是那些人和那些文,新人想要出头非常困难,“每年能有一两个脱颖而出就不简单了。”

  颜灼灼说,现在网站动辄让作者签下10年“卖身契”,要求买断其间作品的出版版权和影视版权,但实际却很难兑现出版和影视化,徒留作者拿着作品空叹息。

  但不可否认的是,成功的途径正在变多。八月槎认为,网络写手成功离不开网站和经纪人做推手,网站的推荐或是经纪人的商业包装都能起到关键作用。“有时不妨试试‘曲线救国’。”蔡要要说,她的一位网络写手朋友就是以段子手成名后,作品才受到关注。现在的网络写手完全可以借助直播、抖音或是发微信公众号,让人先红,作品再红。

  事实上,越来越多的网络写手在这个圈子浸润了一段时间后,决心脱离专业网文网站的束缚。

  在网络上有4年写作经历的谢青皮也提到,专业网文网站论字数打赏,使得一些作者写文只看重字数,而自起炉灶在网上写作,反倒能不受约束,更注重质量和内容,或许更能获得影视版权商的青睐。目前,影视版权收入通常比出版版权收入和网络打赏奖励都多,成为网络写手收入的增长爆点。

  还有一些网络写手干脆从事网文相关的职业,在这个圈子开启更深的淘金之路。八月槎2005年从豆瓣阅读起步,开启网络写手生涯。2017年初,他在犀牛故事网站完成《山海变》的连载,小说总计60余万字,已出版成书。而在网络写手身份之余,八月槎先在传统出版社工作7年,又在犀牛故事网站担任编辑。去年,他辞去工作,成为一名自由经纪人,为网络写手代理版权等事宜。网络写手为八月槎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扇门,他的职业之路也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写作市场的环境变化。另一位网络写手蔡要要在卖出了作品《每天早上和你一起醒来》后,也在一家公司从事影视版权的买卖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