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新闻是有分量的

三天万元的“财商培训班”教点啥?一心想学赚

2019-06-09 22:04栏目:三分时时彩

三天万元的“财商培训班”教点啥?一心想学赚钱的王先生学后发现教了个教训

  原标题:三天万元的“财商培训班”教点啥?一心想学赚钱的王先生学后发现:教了个教训

  学费一万元,学期三天两晚,就能从根本上提高财商,找到赚大钱的门道……西安人王先生就是奔着这个目的,不远千里来到了石家庄,参加一个神秘的“财商培训班”。可是当他学完了才发现,所谓的赚大钱就是一个连环套,自己被坑得身无分文,回到西安后还被威胁办信用卡还贷。他终于明白:自己付出昂贵学费学到的,只是一个教训。

  基于王先生的遭遇,相关专家表示,一个人“财商”的养成与提高需要基于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短期培训长不了“财商” ,也许还得交“智商税”。同时,乱象丛生的信用卡衍生市场也该管管了。

  王先生是西安人,和朋友一起创业做信用卡业务,主要是信用卡提额、大数据获客、帮卡主以卡养卡等,因业务不好做,迟迟赚不到钱。今年4月,他在玩“快手”时结识了一群同样做信用卡衍生市场的年轻人,其中郭老师是团队的领头人。通过接触,王先生很快发现,郭老师团队的业务做得非常好,包括他带领的年轻人都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。

  “这群年轻人都是90后,很年轻,却很有钱,经常在快手上晒他们又买了什么豪车,又在海南买了几套房等,让我特别羡慕。我觉得认识他们对我来说是个机会,可以学习一下这门生意怎么做才能赚钱。”王先生说,他向郭老师请教信用卡的生意该怎么做,郭老师告诉他,生意当然有诀窍,重要的是提高“财商”,他邀请王先生来石家庄参加他们的秘训“财商培训班”,到时候会把自己的秘诀倾囊相授。王先生一问学费,需要一万元,可是他没有那么多钱,郭老师鼓励他:“学财商的还能被一万元难住?尽管来,我帮你想办法。”

  5月1日,王先生坐高铁从西安来到石家庄,在自强路的一家公司里见到了郭老师。王先生随身只带了2000元现金,还差8000元,郭老师就用王先生的手机申请网络贷款,输入所有的个人信息后,很快申请下来8000元的贷款,交了1万元的学费。

  王先生交了万元学费参加的“财商培训班”学期很短,只有5月2日-4日,共三天两晚。他所在的一个班大约二三十名学员,都是在快手上接受邀约,从全国各地赶来学艺的。三天两晚的课程让王先生觉得很失望,老师就是讲讲信用卡怎么办理、怎么提额等,都是大家知道的常识,没有什么“秘诀”。

  真正的“秘诀”是在课程结束后。王先生说,大约是4日晚上11点多,老师把这些学员们一个一个叫到房间里,给他们讲公司的“合伙人制度”,要求他们每人交2万元成为“合伙人”。“合伙人的职责就是开拓业务,简单说,就是通过快手等渠道邀约学员参加财商培训并成为合伙人,学费+合伙费用一共是3万元,只要邀约来的人交了这3万元,合伙人就可以挣到1.6万元。这些成为合伙人的伙伴还可以继续邀约合伙人,就这样一级一级地邀约,赚的钱会很多。”王先生说,到那时他才明白这家公司的赚钱模式根本不是靠信用卡业务,而是靠拉人头来赚取高价的财商培训费和合伙费。王先生表示不想入伙,但几位老师对他进行了轮番轰炸式洗脑,他只好说,实在没钱。找他谈话的张老师说,没钱没关系,有信用卡吗?可以先刷出来交一部分定金。王先生随身携带的只有一张额度3000元的信用卡,张老师当场帮他把信用卡套现3000元,作为合伙人的定金,签了合伙人协议,这才放王先生出房间,当时已是5日凌晨。

  5日当天,张老师就安排一名姓安的老师来找王先生,说协助他继续筹集合伙人费用。安老师效率很高,一下子联系了三家银行的信用卡办卡人员,为王先生申请信用卡,填了所有的资料后,只申请下来一家银行的2万元额度的信用卡。

  自从2万元额度的信用卡申请下来,王先生就被“财商培训班”的老师们盯着要钱。张老师要求他把信用卡的额度马上刷出来补合伙人的费用,安老师则要求他先套现8000元交办理信用卡的服务费。“他们逼着我从信用卡里套现,一小时就谈话五次,快把我逼疯了,根本不管我的死活。”王先生说,他想来想去,这地方待不下去了,于是一边佯装答应他们,一边趁晚上偷偷买了高铁票,逃回了西安。

  回到西安后,王先生以为噩梦终于结束了,可事实上等待他的却是变本加厉的威胁。

  协助他办理了信用卡的安老师发现他已回西安,不停地给他打电话、发微信催款,并且主动把服务费从8000元降到了3000元。看王先生没有付款的意思,安老师开始用他的个人资料来威胁他。因为协助办理信用卡,安老师有王先生全部的个人资料,包括身份证号、银行卡号、预留手机号等等,他告诉王先生,如果不给他转账3000元,会想办法冻结他名下所有的银行卡和信用卡,让他不能还款,成为老赖,他的妻子、孩子、父亲、母亲都会受到影响。

  安老师说到做到,王先生很快就接到了自己以前办理的信用卡的银行的客服电话,客服人员向王先生核实是否他的信用卡已丢失,要求冻结账户,王先生只能说明情况,说自己被威胁了。又过了一天,王先生的手机在两分钟内收到了三家银行申请办理信用卡的验证码,然后就是安老师的电话威胁,说如果当天收不到钱,他会每天以王先生的名义申请各家银行的信用卡,让他的征信记录彻底玩完。

  王先生寝食难安,向郭老师求助,郭老师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,办了信用卡,给点服务费是应该的,然后就不再理他。

  根据王先生提供的合伙人协议上的公章名称,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中查到了这家公司,显示是一家文化传媒公司,存续状态,法人代表就是邀约王先生来石的郭老师,业务范围包括企业管理资询、营销策划等,并没有教育培训等内容。公司相关人员的电话一直打不通,在登记地址中,也并未找到该公司。

  正在记者积极寻找该公司人员进行调查时,6月1日,王先生再次坐上了来石家庄的高铁。王先生说,他带了朋友,会再去跟公司洽谈,等到了公司给记者打电话,发详细地址,记者可跟随前去采访。当天记者一直没有等到电线日再与王先生联系时,王先生说问题已经解决了,后面的事就不方便再让记者介入了,事情就这样吧。然后就屏蔽了记者的微信,不再联系。

  王先生和“财商培训班”老师们之间的纠纷最终是如何解决的,双方达成了什么样的契约,因王先生的回避,记者不得而知。

  北京赵鹏律师事务所的赵鹏律师说,从王先生的表述看,他参加的这个“财商培训班”很可能涉嫌传销、期货交易软件敲诈勒索、非法经营、信用卡套现等多种罪名。如果有证据证明“合伙人”的利益分配制度属于传销范畴,就可以认定为传销;安老师以“搞垮征信”的恐吓方式向王先生索要钱财涉嫌敲诈勒索,事实上,

  同时,本案中多次出现的信用卡套现行为是法律明文禁止的,属于违法行为。赵鹏律师说,当前信用卡市场衍生出来的乱象应该引起相关监管部门的关注,加强监管。业内专家表示,财商,即“金融智商”,指的是一个人创造和管理财富的能力,这种能力需要基于正确的人生观与金钱观,在长期的领悟中才能得到培养与提高,不可能短期速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