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新闻是有分量的

从事海鲜批发工作的洪宇明争分夺秒把最新鲜的

2019-06-09 15:09栏目:三分时时彩

从事海鲜批发工作的洪宇明争分夺秒把最新鲜的海货送上市民餐桌

  位于杭州市萧山区新街街道的新农都水产批发市场,每天晚上灯火通明:无数的货车停在市场周围道路上卸货装货;市场内部,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三轮车让这里分外热闹。

  在这里,他们必须与时间赛跑。市场里经营着近百类水产品,产品销往全国各地,年均交易量可达到26万吨,淡水产品占据全省80%的交易量。

  在注册的500多经营户和1000余个摊位中,杭州市梅记特种水产商行占据着其中一角,是新农都刚建好时就入驻的商家之一。商行老板洪宇明说,每天最快乐的事情,就是把最新鲜的水产品送到市民的餐桌上。

  在新农都,梅记算是个大档口,营业时间是24小时的。当然,最忙碌的时候是在晚上。“我一般是晚上6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待在这里,交易的高峰期一般是在晚上12点到第二天早上四五点。”晚上6点,洪宇明已经出现在了档口,白色T恤、深色运动裤,说话时总是带着一丝微笑。

  商行里,小青龙、雪蟹、帝王蟹、澳龙、波斯龙、珍宝蟹……各种海鲜待在属于自己的“小领地”里,洪宇明观察着店里一面巨大的面板,上面有很多电子数字。“这里显示的是各个池子的温度情况,因为海鲜来自于世界各地,每个品种喜欢的温度不一样,我每次上班都要查看一下,万一温度有偏差,很容易导致海鲜死亡。”洪宇明说。

  看完温度,洪宇明又拿着一个盐度计捣鼓起来。盐度计外表看上去像尺子,上有刻度表,洪宇明把它放进每个水池里仔细观察。“这个是看看池子里盐度合不合适。”洪宇明说,和温度一样,池子里的盐度决定了海鲜的存活率以及生猛程度。“相关数据都是前辈以及养殖人员摸索出来的。这个过程可真不容易,是建立在一次次海鲜死亡、损失惨重的情况下。”洪宇明说。

  晚上8点24分,还没有到忙碌的点,洪宇明在店里时而晃来晃去,时而静坐宁神。“一晚上下来其实会很累,店里一些活都有员工弄着,我就多休息休息。当然,特别忙的时候,我就得上阵了。”洪宇明说,晚上12点到凌晨1点之间,市场里会有很多来自嘉兴、海宁、金华、义乌等地的顾客;而凌晨2点到3点之间,则是杭城以内或者周边农贸市场的顾客了,散户数量较少,而且时间没有规律。

  洪宇明不光是在自己店里晃悠,还去旁边其他几家铺子里晃悠。“今天有什么货啊,价格咋样?”洪宇明熟络地和身旁的老板交谈着,因为在市场久了,农村什么生意好赚钱大家都成了朋友,会时不时沟通业内的行情,也顺带打发时间。

  眼下这个时间点是我国的休渔期,浙江省规定:在伏季休渔一周后,全省水产交易市场、农贸市场、超市、临时摊点等各类市场和饭店、大排档等餐饮场所,禁止销售带鱼、大黄鱼、小黄鱼、银鲳、鲐鱼、三疣梭子蟹、龙头鱼、虾蛄等8种海洋捕捞冰鲜或者活体水产品。“这个对我们店几乎没影响,铺子里的货基本都是国外来的。”洪宇明说。

  “照理说该来了,怎么还不到啊。”晚上9点49分,洪宇明拿出手机一边看着一边自言自语,上面显示的是航班到达情况。“我有批货今天到,我看着飞机没延误,早就落地了,计算着时间也该到市场了啊。”他解释。还没说完,一辆小卡车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洪宇明和伙计们立即上前开始卸货,一个个泡沫箱子从车上被放到了店铺门前的空地上。“这批货是笋壳鱼,越南空运过来的,先到上海,然后从上海送来我们这里。”洪宇明说,卸完货后他们需要拆货,养到自己的店铺里。

  洪宇明熟练地打开了一个箱子,里面是一个个鼓鼓的密封透明塑料袋,每个袋子里都装着一条笋壳鱼。“这鱼生存能力可强了,不用水,这个密封袋子里面是氧气,它就能活很久。”洪宇明说。

  卸完货已是晚上10点25分。洪宇明左手抓住六七个塑料袋,右手快速且小心地用刀一个个划开,左手再用力抖一抖,鱼儿就掉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箱子里。和伙计两人合力称重之后,把箱子抬进店里。下一步要进行的是养缸了。

  “养缸就是货到了之后,在店里养一段时间,看看存活率怎么样,一般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,养缸完了才能销售。”洪宇明说,现在物流发达,运输手段也多样,海鲜的存活率已经大大提高,“一般来说,天热的时候,存活率低些,90%左右可以接受,正常的线%。”

  海鲜的存活率直接关系到的就是海鲜的价格,存活率越高,海鲜的价格就越低,现在运输鲜活的海鲜能保证20个小时左右海鲜不死亡。“店里的法则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尽快出货,海鲜一旦死亡是不可以食用的,我们有时候进货多了,市场反应不好,就会以促销的形式赶紧出手。”洪宇明说。

  洪宇明2003年开始从事水产行业,最开始的时候做青蟹批发,有一段经历他至今记忆很深。那是一次去南宁调货,选货时,琳琅满目的青蟹让他手足无措,好不容易挑好办好了火车托运手续,但由于那时候物流以及相关技术不发达,这批货的死亡率非常高。这笔赔本买卖让洪宇明心痛不已,从此更加注意运输方式。

  2011年11月,洪宇明来到新农都,和哥哥一起搞海鲜。由于档口开得早,积累了很多客源。现在店里的员工有一两个就是一直跟着他干的,其他人的流动性就很高,店里很少有“90后”,因为工作太辛苦了。档口一天五六十万元的流水,在他眼里都是辛苦钱。

  晚上12点,店里准时开饭:五菜一汤,主食有米饭和馒头。“这个顶饱,我们干的是体力活,一晚上下来不吃点根本撑不住。”洪宇明说着,一口下去咬掉了三分之一个馒头。店里的伙计也是,吃饭好像都是赶着时间。

  “我们一般晚上6点之前先吃一顿,12点这一顿不管饿不饿,也要多吃点,因为等下忙起来,哪有时间吃饭啊。”洪宇明说。恰恰这个时候,有散客过来要买海鲜,洪宇明放下馒头去接待。

  “我们要点小青龙,家里摆酒席用。”客人是从临平过来的。“今天的价格是160一斤,最近小青龙卖得好,价格高一些。”洪宇明说。一番讨价还价之后,客人以155元一斤的价格买了30斤。“逛了一圈,还是你家便宜些。”客人满载而归。

  “现在的海鲜价格很透明,我们赚得并不多,而且市场里这么多档口,能做一单是一单。”洪宇明说,当晚的小青龙一斤价格在150元到160元,如果是老客户的线元一斤,现在做生意靠的都是人脉和诚信。

  凌晨2点11分,店里已十分忙碌,洪宇明也加入了打包海鲜的队伍。“这个笋壳鱼要保持新鲜,氧气一定要够。”洪宇明说,店里现在卖得最好的,笋壳鱼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把鱼放进蓝色塑料袋里称重,完了之后将氧气管伸到袋中,拧开阀门,就像吹气球一样,袋子瞬间鼓起。“打少了氧气不够,打多了袋子胀得太大,容易破损。”洪宇明十分熟练地充完氧,把袋口拧几圈,用尼龙绳绑紧,再放进泡沫箱,用胶带严实地绑好,就能装车发货了。

  “有种货不够了,我去市场里调一点。”洪宇明交代完,放下了手头的活。虽然穿着胶鞋,洪宇明在市场里依旧是快步流星,不一会儿就抱着一箱货回来了,不过白衣服却弄脏了。“习惯了,市场里面人多、海鲜多、水更多,弄脏很正常。”

  由于进入了忙碌时间,洪宇明此后几乎没有停下来过,而这样的忙碌,要一直持续到早上6点……

  做水产的,就得习惯忙碌,也得习惯这个腥味。每天回家,我都要好好洗一洗,不过日积月累下,也不太容易弄掉,我的孩子每次都说我身上有股味道,虽然这么说,他们仍喜欢来店里玩。我会教他们认识各种海鲜,带他们玩一玩,弥补因为我忙而让他们缺失的父爱。

  我们这种工作日夜颠倒,要和时间争分夺秒,就为了保证这个“鲜”字。大家说我们是卖海鲜的,而相较之下,我更喜欢称我们为“海洋的搬运工”,相信不久的将来,随着物流和运输技术的发展,海鲜会越来越容易、越来越实惠地出现在大家的饭桌上。

  来源:青年时报作者:主任记者 骆阳 文/摄编辑:郑海云责任编辑:方志华

  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 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(包括杭州日报、都市快报、每日商报)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杭州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。

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110366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33120060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