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新闻是有分量的

难赚钱“破烂王”纷纷忙转行厦门市民卖废品还

2019-06-06 08:14栏目:北京快三

难赚钱“破烂王”纷纷忙转行厦门市民卖废品还得约档期

  无锡百姓网招聘兼职

  厦门网-厦门晚报讯(记者林依文王颖达)现如今走街串巷收购废旧物品的人越来越少。废纸板、旧书报、废钢铁等日常废品,回收价连五六年前的一半都不到,以至于废旧品成了鸡肋,从业人员也大幅减少,坚守的得靠搬运东西赚钱,否则连生活费都赚不到。这些年物价或快或慢地上涨,废品价何以一跌再跌?本期“商汇”特别关注。

  家住松柏的张女士近一年多来遇到尴尬事,每过两个多月,家里杂货间都会堆满瓶瓶罐罐,怎么处理成了难题,因为废品回收员已经不容易遇见。

  “前两年,我们小区后门经常坐着三个专门回收废品的男女,现在连人影都没有。”张女士感叹。即便是运气好在别人家门口“偶遇”到回收员,还得先预约“档期”。回收员告诉张女士,现在做这行的人太少,自己的“业务片区”已经涵盖了沿线的近十个小区,见不到很正常。

  “好不容易约上了,时间又排到一周后。”张女士笑得很无奈,“我起先告诉他,家里的矿泉水瓶都已经堆出两个麻袋了。但他根本不心动。直到家里装修留下的纸皮达到20多斤,回收员才有兴趣上门来收。”

  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市民,大家都表示,这些年物价都在涨,但废品收购价反而逐渐下跌,多数人失去了收集生活废旧物品销售的习惯,多是随手扔垃圾桶。

  “一大袋塑料饮料瓶拿去卖,还卖不到几元钱,以后干脆扔了。”市民杨女士说,以前一堆废品能卖一二十元,如今卖个三四元就不错,久而久之,干脆直接扔进垃圾桶。在厦大,一名环卫工人称,相比前几年,现在到环卫垃圾桶捡废品卖的人也很少了。

  在莲花附近巷子里,记者遇到了废品收购员黄师傅,他今年63岁,走街串巷收购废品已经超过20年了。每天早上6点多出门,晚上7点钟回家。谈到收成,他一脸愁容。他说,10年前,废纸箱五六毛钱一斤,废铁三四块钱一斤,一个月能净赚四五千,行情好的时候还能有个七八千。现在每天能赚到一百元就不错了,有时就三四十元,月收入1000多元。“扣掉房租、水电费,再扣掉饭钱,生活费都不够。现在白菜一斤两块钱,我们卖五公斤废铁换不到一公斤白菜。 ”

  黄师傅说,本来已经狠下心想换别的工作,但每天还是会有老客户打电话说要卖废品,他只好又去收,加上年纪大了也不好找其他工作,只好继续做这行。

  在前埔不夜城附近收废品的张师傅入这行有五六年,他说,当时废品回收价格还很高,就跟着自己的老乡入了这一行。然而还没赚多久价格就开始持续下降。张师傅指着一个纸箱说,这是刚才去收的废品,只是一个装灯具的纸箱。“估计不到一块钱。”他又指着垃圾桶旁的两大袋垃圾说,不仅收纸箱,还要帮客户倒垃圾。“如果单靠收废品基本赚不到钱,还好可以帮居民搬家、运货赚点外快。”

  “以前大家都盯着垃圾桶抢矿泉水瓶!”在厦门收废品有十多年的安徽薛大姐告诉记者,十多年前,一斤矿泉水瓶能卖两块多钱,“拾荒族”都到仙岳山、旅游景点去抢矿泉水瓶,现在一斤6毛钱,扔在路边都懒得捡。

  她告诉记者,老家原来下来不少人做这行,现在多数要么改行,要么回家种地了,“即使去餐馆刷碗,都比这赚得多。”薛大姐告诉记者,自己一个月只能赚个1000元出头。

  下午5点半,本该是废品站交易的高峰期,但位于人才中心附近的一个废品收购站却门可罗雀。“要是两年前,来卖废品的人早排到马路上去了。”经营了20多年废品站的老板叶大姐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隔壁原来也有一家店,这两年就不做了。”叶大姐告诉记者,其实在仙岳路附近这一公里路,高峰时期光废品收购站就有4家,今年只剩她这一家了。

  叶大姐告诉记者,前两年,哪怕是同一条街这么多家店在竞争,单单是纸皮,一天至少也有两辆大卡车(一辆载重4吨左右)。“现在一天下来一车都装不满。”叶大姐感叹说,这种纸皮她再转手给回收商,一斤赚不到一毛钱。

  “这两年跌得最多的就是金属了,特别是铁,现在都不值钱。”叶大姐指着墙边的一大摞塑料筐说,“废铁之类还算好的,现在装东西的塑料筐我们根本不收,因为卖不到钱,塑料矿泉水瓶也一样不受欢迎。”

  苏女士一家在厦港经营一家废品回收站,时间已经超过二十年,“我从厦大毕业没几年,本来在一家公司做出纳,但现在废品价格那么低,房租又高,工人也请不起,这二十几年的店面关也不好关,我爸爸身体不好,靠我妈妈一人根本支撑不下去,我只好辞职来帮忙。”苏女士的妹妹今年6月刚毕业,也只能在家里帮忙。

  苏女士告诉记者,回收站赚的是废品回收大公司和拾荒族之间的差价,废品价大跌,他们受到的冲击也非常大。“2014年的时候我们房租只要4000元,现在经过投标,房租一个月要2万。如果请工人,一个月至少支付4000元。”苏女士说,因为废品价格太低,拾荒者大多会掺水、掺垃圾,他们经营很困难。

  苏女士说,几年前他们店有请工人,每个月还能赚好几万,现在一家三个女人在店里一天忙十几个小时,4月到6月旺季时,还赚不到6000元,淡季更是只能贴钱。

  从小就在回收站长大的苏女士也明显感到行业变化,“片区收废品的人大幅减少,现在剩下不到10个,多数人改行去做保安,年纪更轻的就去找工作,下班后再兼职收废品。”